<var id="z7hpn"></var>

<nobr id="z7hpn"></nobr>

<th id="z7hpn"><big id="z7hpn"><menuitem id="z7hpn"></menuitem></big></th>
<video id="z7hpn"><big id="z7hpn"><menuitem id="z7hpn"></menuitem></big></video><video id="z7hpn"><mark id="z7hpn"><font id="z7hpn"></font></mark></video>

<b id="z7hpn"></b>

<video id="z7hpn"><mark id="z7hpn"></mark></video>
    <th id="z7hpn"><meter id="z7hpn"><sub id="z7hpn"></sub></meter></th>

      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財務績效的影響研究

       內容摘要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制造業發展速度不斷加快、產業規模日益龐大,已經連續多年成為全球第一制造業大國。然而,當前我國制造業“大而不強”的現狀已經難以契合國民經濟的高質量發展趨勢,傳統制造業面臨的產能過剩、高端制造業面臨的發展動能不足等問題嚴重阻礙了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步伐。為此,近年來國家出臺了大量的稅收減免政策來為制造業企業減輕負擔,促進我國制造業的整體結構優化。其中,增值稅作為影響我國制造業企業發展的重要稅種之一,也成為了政府減稅政策的發力點。

      增值稅稅率下調、擴大抵扣范圍等多項減稅政策切實降低了制造業企業的負擔,促進了行業的轉型發展,但具體減稅成效還需要進一步評估?;诖?,本文通過運用文獻研究法、統計分析法以及規范分析和實證分析相結合的方法,在進行理論分析的基礎上,按照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標準將我國制造業進行重新分類,實證分析了2016-2018年間的增值稅減稅對257家制造業上市公司財務績效的影響,發現不同類制造業企業的減稅收益存在差異,并提出了針對性的建議來助推我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

      論文分為五部分,第一部分為導論;第二部分在闡述增值稅及企業財務績效相關概念的基礎上,對稅收中性原則、稅負轉嫁與歸宿理論以及供給派減稅理論等財稅理論進行了說明;第三部分先對與我國制造業各階段的增值稅政策進行了梳理,然后從理論方面分析了近年來主要的增值稅減稅政策對制造業企業稅負及財務績效的影響;第四部分在分析增值稅減稅政策期間我國制造業宏觀稅負變化情況后,選取257家制造業上市公司在2016-2018三年間的各項財務指標,利用Stata16.0、SPSS24.0進行指標降維與數據建模,分析減稅政策對各類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的影響;第五部分在對全文進行總結的基礎上,建議通過加大增值稅減稅力度、實施差異化稅收優惠政策、強化對制造業企業的監管、優化納稅服務四個方面來促進我國制造業企業的發展,最后提出了展望。

       關鍵詞:增值稅減稅 制造業 財務績效 稅收負擔

        第1章 導論

        1.1 研究背景及意義

      1.1.1 研究背景

      制造業是立國之本、興國之器、強國之基,是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2019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在全國GDP中的比重達到了28.20%,稅收總額在全國稅收收入中的比重也達到了34.38%。不僅如此,作為全球第一制造業大國,2018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世界的份額達到了28%以上,成為驅動全球工業增長的重要引擎。隨著我國步入經濟結構轉型的關鍵時期,高質量發展已經成為各行各業的共識。具體到制造業,應當尋求從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中國速度向中國質量、中國產品向中國品牌的轉變,最終由“制造大國”邁向“制造強國”。

      然而,當前我國大部分制造業企業中存在著供需結構不匹配的問題,傳統的粗放式經營導致了嚴重的產能過剩,進而影響了企業在市場中的生存發展空間,阻礙了行業的整體轉型升級。一方面,土地、人口老齡化等原因提高了我國制造業企業的勞動力成本,對我國傳統勞動密集型制造業產業的發展造成了極大的沖擊。另一方面,科技研發投入的不足使產品附加值難以提升,這使得企業難以在市場競爭中取得優勢,阻礙了我國中高端制造業企業進一步發展。此外,當前工業4.0的大背景下,國際“再工業化”浪潮使我國制造業同時面臨著高端回流和中低端分流的雙重壓力,全球制造業產業鏈再分工也迫使我國制造業盡快實現轉型升級。

      增值稅作為制造業企業運營過程中的主要稅收成本之一,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我國制造業的轉型發展。因此,我國在近幾年出臺了大量的“增值稅減稅”政策,旨在為制造業企業減輕負擔,促進行業轉型升級,比如增值稅基本稅率的多次下調、實行增值稅留抵退稅等。一系列的增值稅減稅政策切實降低了制造業企業的稅收負擔,提升了企業的各項績效,促進了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因此,本文分析了近年來我國增值稅減稅政策對不同類制造業企業績效的影響,對后續減稅政策的制定以及制造業的轉型升級具有推動作用。

      1.1.2 研究意義

      (1)理論意義

      通過分析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績效的影響,對于完善我國增值稅制度以及優化政府的宏觀調控具有豐富的理論意義。一方面,作為我國稅制體系的主體稅種之一,增值稅在政府持續推進“減稅降費”的同時自身稅制也在不斷發生變化,比如增值稅基本稅率進行了多次下調、稅率級次由四檔合并為三檔等。我國增值稅制度在經歷了增值稅轉型改革、“營改增”改革以及近幾年的多次減稅改革后正逐步走向科學化,而通過分析已有減稅政策的影響有助于推進增值稅低檔稅率的進一步合并,實現增值稅稅率的三檔并兩檔,進而將其構建為符合現代財政體制要求的增值稅制度。另一方面,制造業作為我國的支柱型產業,通過分析近幾年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績效的影響,有助于增加政府對制造業發展現狀的了解程度,對于政府宏觀調控國民經濟運行、持續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具有重要意義。此外,區別于傳統凱恩斯減稅主義,我國增值稅減稅從供給端發力,通過實證分析此次減稅對制造業企業的影響,對于完善現代減稅理論也具有重要意義。

      (2)現實意義

      作為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我國制造業門類齊全、規模龐大,在整個國民經濟運行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然而在其發展過程中卻面臨著“大而不強”的尷尬處境。隨著我國經濟步入高質量發展階段,政府出臺了大量減稅政策來推動我國制造業行業的轉型升級。而增值稅作為制造業行業負擔的主要稅種之一,其減稅政策對于制造業行業的影響尤為重要。因此,本文通過實證分析近幾年增值稅減稅對我國上市制造業企業績效的影響,有助于對制造業所享受的減稅紅利進行評估,進而為后續政策的出臺提供依據,更好地推動制造業行業的轉型、升級。此外,本文借鑒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對制造業行業的分類標準,分析了減稅對不同類制造業企業績效的影響,有助于推動我國制造業行業內部結構的優化,發揮出高端設備制造業、先進制造業的領軍力量。

      1.2 國內外的研究概況

      1.2.1 國外的研究概況

      (1)關于增值稅減稅政策影響的研究

      Howell H. Zee(1967)在研究政府財政政策對企業發展的影響時發現,稅收減免和財政補貼會對企業的投資、研發產生促進作用,增值稅減免、所得稅優惠等均可以促進企業的擴大再生產[1]。Matti Viren(2009)基于1970-2004年間歐盟國家數據分析增值稅對居民消費的影響,研究發現增值稅減稅會因為稅負轉嫁而降低產品的終端銷售價格,進而促進居民消費[2]。Sok Gee Chan等(2017)研究發現降低增值稅稅率可以促進居民的消費與投資,同時在短期內會減少政府的財政收入,但從長期來看會擴大政府的稅基、增加政府的財政收入[3]。Bernal, Arkadiusz(2018)以2011年波蘭實施的增值稅減稅政策為例,指出增值稅稅率的降低會因多重因素影響而難以使貨物終端銷售價格顯著降低

      (2)關于企業財務績效影響因素的研究

      Hawre Kohzadi,Saman Sheikhesmaeili(2016)以企業的營業利潤率為財務績效指標,通過建立模型實證分析企業的營銷能力和競爭策略對其績效的影響較大,建議企業通過加大研發投入來提升企業競爭力[5]。Matías Braun,Ignacio Briones等(2019)通過對智利部分公司數據實證發現企業融資對其績效影響較大,并指出與銀行等信貸機構關系較好企業的發展空間、盈利能力更大[6]。David Ferreira Lopes Santos(2019)分析了全球323家發達國家與新興國家的企業在2012-2014年間的績效,發現環境和社會要素與企業績效關聯性較大,環保型產品對提升企業的績效和競爭力具有促進作用[7]。

      (3)關于減稅對制造業企業影響的研究

      Daniel B C(2005)分析了法國制造業企業研發投入的影響因素,發現政府的財稅政策、企業的管理水平、融資能力和渠道等均會對其產生影響,其中政府的稅收優惠政策可以顯著促進制造業企業的研發投入[8]。Jim Gibbins(2018)指出巴西政府針對制造業行業實施的稅收激勵政策將會有效提高相關企業能源利用率、研發投資積極性等,進而促進巴西生產鏈的技術進步[9]。Jaeni Jaeni等(2019)分析了2012-2016年印度尼西亞上市制造業公司避稅行為的影響因素,指出過高的增值稅稅負導致了企業避稅,建議政府通過強化稅收征管以及降低企業的稅收負擔來減少納稅人避稅行為[10]。Olufemi Adebayo Oladipo(2019)通過實證分析了稅收對尼日利亞制造業企業的影響,指出從長期來看,公司稅與制造業產出之間存在正相關關系,而增值稅與產出之間存在負相關關系,建議政府通過降低增值稅稅率來提高制造業企業的生產能力[11]。

      1.2.2 國內的研究概況

      (1)關于增值稅減稅政策影響的研究

      李波(2010)認為通過結構性減稅,特別是降低增值稅稅負和所得稅稅負,能夠促進產業結構升級轉型,實現經濟協調發展[12]。王志揚(2012)通過運用均衡商業周期模型來分析增值稅、消費稅等消費型稅種對經濟的影響,認為降低稅率可以促進家庭消費、勞動力資源和資本存量的增加,進而促進GDP的增加[13]。樊勇(2019)評估了2019年江西省企業減稅降費收益,發現增值稅減稅政策改善了企業的生產經營狀況、促進了投資研發,建議繼續推進增值稅稅率減檔、加大政策宣傳[14]。劉磊、張永強(2019)通過構建一般均衡(CGE)模型評估2019年增值稅減稅政策效果,發現此次減稅對GDP增長、居民消費等都具有促進效果,建議政府“開源節流”、深化減稅改革來保證減稅紅利落實到位[15]。曹東坡、黃志軍(2019)通過實證分析發現我國的增值稅減稅等結構性減稅政策對于促進民間投資、高端制造業發展具有積極作用,建議加大減稅力度來優化產業結構[16]。

      (2)關于企業財務績效影響因素的研究

      邵文武、王若男(2019)利用2010-2017年我國制造業上市公司的經濟數據建立面板門檻模型,以凈資產收益率作為績效指標,分析了去杠桿政策對制造業績效的影響,認為去杠桿政策對企業績效有推動作用,且對國有企業、轉型升級后的企業的績效推動性更強[17]。王可、周亞拿(2019)以2012年的我國制造業企業數據建立回歸模型,將總銷售額的自然對數作為績效指標,分析了信息建設與制造業績效的關系,認為企業的信息化建設能促進其與上下游企業的信息分享,進而顯著提升企業績效[18]。秦德智等(2019)利用2013-2017年制造業上市公司的經濟數據建立回歸模型,將資產收益率作為績效指標,發現股權結構和技術創新均對企業績效有正向推動作用[19]。范定祥、來中山(2019)以當期凈利潤/期末總資產為企業財務績效指標,選取61家上市高新技術企業樣本分析發現政府補助促進了企業的研發投資、與企業財務績效存在正向調節作用[20]。

      (3)關于減稅對制造業企業影響的研究

      崔婕(2014)采用2009-2014年汽車制造業上市公司的經濟數據進行相關性分析,認為增值稅轉型顯著促進了企業的固定資產投資和凈利潤的增加[21]。倪靜潔、萬紅波(2016)運用雙重差分模型對2009年—2015年中國A股制造業上市公司面板數據進行實證分析,研究表明“營改增”后制造業上市公司通過加大產出服務化力度提高了企業財務績效,但隨著制造業企業服務化規模的逐步擴大,財務績效呈現下降趨勢,建議制造業企業在服務化過程中結合自身優勢,避免盲目擴張[22]。張富強(2017)分析了在國際減稅背景下振興我國制造業的財政改革政策,認為我國應跟隨國際減稅步伐,盡快出臺相應減稅降費政策,以推動制造業轉型升級[23]。張淑翠、許正中(2018)采用一般均衡CGE模型模擬增值稅稅率變動對制造業稅收負擔的影響,提出降低稅率、減稅清費、加大優惠等多維并舉的減稅政策[24]。盧雄標等(2018)選取31家制造業企業評估2018年增值稅留抵退稅政策效果,發現留抵退稅提升了制造業企業的盈利能力,提出了進一步擴大政策范圍、打通增值稅抵扣鏈條等建議[25]。張淑翠等(2019)通過剖析增值稅抵扣鏈條原理,模擬增值稅三檔稅率并為兩檔對制造業企業的影響,建議將13%下調至10%、9%下調至6%減稅效果最好,并建議出臺對先進裝備制造業的增值稅配套措施[26]。李慜劼(2019)回顧了我國的減稅降費歷程,認為一系列增值稅減稅政策提升了制造業企業的利潤空間、緩解了資金壓力、改善了成本結構[27]。席衛群(2020)認為當前我國制造業整體稅負仍然較重,建議以統籌規劃、區別對待為原則加大減稅力度,將增值稅低稅率檔次統一為5%并擴大即征即退范圍,來提高我國高端制造業的國際競爭力[28]。龔輝文(2020)基于增值稅抵扣鏈條原理分析了增值稅稅率降低對制造業的影響,建議在實施減稅組合拳的同時,進一步完善抵扣增值稅抵扣鏈條、簡并增值稅稅率[29]。

      1.2.3 文獻評述

      在減稅政策影響的研究方面,國外學者的研究更早,但國內外學者關于增值稅減稅效應的分析較為一致:大部分學者認為各項增值稅減稅政策可以有效地促進企業投資、居民消費和GDP增加,還可以提升企業的研發投入的積極性,對于行業結構的轉型具有重要意義。在企業績效影響因素的研究方面,各國學者大多選取單一性的財務績效指標,從企業的營銷能力、融資能力、信息建設、股權機構、創新能力等多角度分析了對財務績效的影響。在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影響的研究方面,國外學者認為減稅等稅收優惠政策可以提升企業的生產能力、減稅企業的逃避稅行為;國內學者則基于理論或者實證分析得到近年來我國增值稅減稅政策對制造業的積極影響,從不同角度建議進一步加大增值稅減稅力度,推動我國制造業的結構轉型。

      近幾年政府出臺了大量的增值稅減稅政策來推動制造業的轉型升級,但實際減稅成效仍有待評估。本文基于我國制造業行業門類齊全、企業財務績效影響因素復雜等現狀,在充分借鑒國內外學者相關研究的基礎上,選取企業多項財務指標進行財務績效綜合測算,并按照國際標準對我國制造業行業重新歸類為高技術、中技術、低技術三類,利用2016-2018年間多家制造業上市公司數據來測算減稅成效,為后續增值稅減稅政策提供參考,進而推動我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

      1.3 研究內容與方法

      1.3.1 論文研究思路

      1.3.2 研究內容

      本文分為5個部分:

      第一章為緒論。首先,闡述了本文的研究背景與意義;其次,對增值稅減稅以及制造業企業績效的國內外研究進行了梳理,為本文的整體研究提供方向;最后,對本文的研究內容、方法、創新與不足進行了說明。

      第二章為相關概念及理論基礎。首先,闡述了增值稅的概念及特點,并介紹了增值稅減稅的類型;其次,介紹了制造業財務績效的概念,對主要的財務績效指標以及財務績效指標評定方法進行闡述;最后,闡述了稅收學相關理論:稅收中性原則、稅負轉嫁與歸宿理論以及供給派減稅理論。

      第三章為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財務績效影響的理論分析。首先,系統梳理了制造業企業增值稅政策;其次,理論分析了主要增值稅減稅政策影響制造業企業稅負變化;最后分析了稅負變化對制造業財務績效的影響。

      第四章為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財務績效影響的實證分析。首先,分析了在增值稅減稅前后我國制造業稅負變化情況;其次,選取257家制造業上市公司在2016、2017、2018三年的各項財務指標,利用Stata16.0、SPSS24.0進行指標降維與數據建模,分析減稅政策對各類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的影響。

      第五章為研究結論、建議及展望。在對全文進行總結的基礎上,建議加大增值稅減稅力度、實施差異化稅收優惠政策、強化對制造業企業的監管、優化納稅服務,最后提出展望。

      1.3.3 研究方法

      1.文獻研究法。通過查閱國內外學者關于增值稅減稅以及制造業績效的研究資料,從中進行經驗借鑒,為本文的研究提供了方向。

      2.統計分析法。在借鑒已有學者對企業總稅負及增值稅稅負的測算方法上,分析制造業稅負狀況,將制造業與其他行業的稅負進行比較,對增值稅減稅前后的制造業總稅負變化及增值稅稅負變化進行分析,以數字形式反映了制造業稅負變化。

      3.規范分析與實證分析法相結合。分析研究了新一輪增值稅減稅與制造業增值稅稅負以及財務績效的聯系,制造業行業的各項增值稅減稅政策、減稅前后的企業稅負變化、增值稅稅負影響制造業財務績效的機制。以滬深兩市的257家制造業上市公司為樣本,選取其在2016-2018年的十項財務指標并進行降維,在此基礎上利用多元回歸模型對上市公司數據進行描述性分析、相關性分析和多元線性回歸,實證研究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財務績效的影響,為后續增值稅進一步改革提供思路,并提出了幾點通過對稅收扶持政策的進一步完善的建議來幫助制造業減負并提升績效。

       1.4 創新與不足

      1.4.1 創新之處

      第一,在于對制造業各行業進行了分類研究,對于制造業行業整體的轉型升級具有重要意義。具體而言,本文借鑒了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對于制造業行業分類標準,將我國制造業31個行業明確分為高、中、低技術三類行業,并就增值稅減稅對不同類型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的影響展開實證分析,這與以往學者僅對制造業整體或者部分行業進行分析有所不同。

      第二,本文在進行實證分析選取數據時,對符合條件的滬深上市的各類制造業公司按照1/10的比例進行等比例選取,使本文的實證結果更加具有代表性、科學性。

      第三,本文系統闡述了增值稅減稅與制造業績效之間的作用機理,探究減稅影響制造業績效的具體內容,建議在加大減稅力度的同時對不同類制造業企業實施差異化稅收政策來促進我國制造業的內部結構優化。

      1.4.2 不足之處

      由于作者知識有限以及在撰寫過程中受到其他因素的限制,本文尚有待改進空間:

      第一,由于2019年度制造業上市公司數據的缺失,未能對2019年4月1日施行的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績效的影響展開實證分析。

      第二,由于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指標較多,本文在利用因子分析法降維時僅選取了具有代表性的十個指標,但是仍然不夠全面,可能無法準確測算出企業的整體績效

      第三,增值稅減稅政策實施之后,由于制造業企業生產方式的調整、消費者消費行為的剛性均導致市場調節具有一定的時間滯后性,而增值稅減稅至今時間過短,政策效應可能還未完全體現出來,研究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的影響可能會有誤差。

      第2章 相關概念及理論基礎

       2.1 增值稅相關概念

      2.1.1 增值稅的概念及特點

      增值稅是以貨物、勞務或服務在交易過程中所發生的增值額為計稅依據的一種流轉稅,其應納稅額為該項交易所產生的增值額乘以對應稅率后的數值。一般來說,增值稅具有以下特點:

      (1)超強的組織收入能力

      由于增值稅的計稅依據是產品、勞務或服務在經營流通過程中新增價值額,而這一新增價值額遍布社會各項經濟活動中,因此增值稅的征稅范圍往往會涵蓋到工業、商業、服務業等各行業的各個環節。除巨大的征稅范圍外,增值稅還不受產業結構以及經營環節變化的影響,企業的合并與分立不會使整體的增值額減少,相應的增值稅也不會減少。因此,巨大的征稅范圍、穩定的稅收來源給增值稅帶來了超強的組織收入能力,成為了各國稅制中重要的一員。

      (2)不重復征稅的公平性

      由于增值稅僅對生產經營過程中所產生的增值額征稅,因此在增值稅的實際征收管理中往往允許納稅人在繳納稅款時抵扣購進貨物、勞務或服務所納的增值稅。這樣的征管機制克服了傳統營業稅等流轉稅對外購貨物、勞務及服務重復征稅的弊端,體現了稅收公平原則。

      (3)稅收負擔具有轉嫁性

      由于增值稅對貨物流通的各環節均課稅,而每一環節的銷售方又是上一環節的購買方,因此各個環節的納稅人在進行繳納增值稅時,會出于自身利益的影響將其所納稅額加到所售貨物的價格中。這會使該貨物的增值稅稅負被層層轉嫁下去,直到該貨物被最終的購買者消費不再出售為止。因此,增值稅被認為是一種典型的間接稅,其稅收負擔具有轉嫁性。

      2.1.2 增值稅減稅的類型

      (1)增值稅法定減免稅

      法定減免稅是指由稅收法律法規規定、xxx制定或批準,由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等中央機關發布的現行有效的減免稅政策。法定減免在基本法規中明確列舉減免稅項目、減免稅的范圍和時間。其中包含原增值稅暫行條例中的法定減免稅,和增值稅擴圍后針對應稅行為的法定減免稅。例如,稅法規定對農業生產者銷售自產農產品免征增資稅、對婚姻介紹服務及養老機構提供的養老服務等應稅行為免征增值稅。

      (2)增值稅特定減免稅

      特定減免稅是指隨著國家稅收政策和政治經濟情況發展變化而做出新的減免稅補充規定,對增值稅法定減免起到一定的輔助作用。一般包括為促進特定區域或行業發展而給予的稅收優惠政策,例如對從事西部大開發的新疆國際大巴扎項目有關的營改增應稅業務免征增值稅;對教育、體育、文化、國防建設、交通運輸等領域的特定生產、提供服務的所得收入給予增值稅優惠。

      (3)增值稅臨時減免稅

      臨時減免又稱“困難減免”,是除法定減免和特定減免以外的其他臨時性減免稅政策,通常是定期的減免或一次性的減免。例如,關于北京2023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對北京冬奧組委取得的贊助收入、特許權收入、銷售門票收入等免征增值稅,對國際奧委會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稅等。

       2.2 財務績效相關概念

      2.2.1 財務績效的定義及其評價指標

      企業的財務績效是指企業在一定經營期間的資產運營、財務效益等經營成果,是評價企業發展現狀的代表性指標之一。一般認為,應從企業盈利能力、運營能力、償債能力、發展能力四個方面來評價企業財務績效,具體內容如下:

      (1)盈利能力指標

      盈利能力是指企業在生產和經營過程中獲取利潤的能力。傳統的盈利能力指標以凈資產收益率、總資產收益率、銷售凈利率等指標為主;而對于上市公司,每股收益、市盈率等指標也可以代表其盈利能力。

      (2)運營能力指標

      營運能力是指企業在現有資金水平下的生產和經營成果。通過分析企業運營能力指標可以得出企業在生產經營活動中對資本利用的效率,資產運營能力越強,資本利用率也就越高。企業運營能力主要的指標有總資產周轉率、存貨周轉率和固定資產周轉率等。

      (3)償債能力指標

      償債能力是指企業用其資產或經營過程中創造的收益來償還各種到期債務的能力。通過對債務能力的分析可以考察企業持續經營的能力和抵御風險的能力,并對企業未來收益進行預測。從債務期限上劃分的話,企業的償債能力指標可分為短期償債能力指標與長期償債能力指標。其中,短期償債能力指標主要有流動比率、速動比率等;長期償債能力指標主要是資產負債率等。

      (4)成長能力指標

      成長能力又稱發展能力,是指企業通過逐年收益增加或其他融資方式來擴大經營規模的潛在能力。發展能力強的企業通常表現為資產規模擴大、盈利能力提升、市場占有率增長等形式,而這樣的企業具有良好的發展趨勢與前景。一般來說,評價企業發展能力的指標有總資產增長率、主營業務收入增長率等指標。

      2.2.2 財務績效評價體系

      財務績效評價體系,就是利用目標企業的相關財務指標來分析和研究該企業財務狀況并據以得出結論的方法和方式。按照被研究財務指標數量的不同,財務績效評價又分為對單一指標的績效評價和多重指標的綜合績效評價。

      (1)單一指標的財務績效評價體系

      單一指標的財務績效評價體系是在財務指標中選取最具代表性的一個指標來進行分析,得出分析結論。常用的單一指標有凈資產收益率(ROE)、總資產收益率(ROA)、托賓Q值、每股收益等指標。杜邦分析法是最經典的單一指標財務績效評價方法,從凈資產收益率出發,層層逐級分解,先是分解經歷產收益率,最初公式表示為凈資產收益率=總資產凈利率×權益乘數,再是分解總資產凈利率,最后將凈資產收益率逐級分解為多項財務比率乘積,形成一個完整的指標體系來深入分析企業財務績效。這種單一指標的財務績效評價方法最大的優勢是簡潔方便,但是也有局限性,使用單一指標評價財務績效難免會以偏概全,不能綜合體現財務績效,會導致投資者無法全面掌握企業真實情況,影響決策正確性。

      (2)多重指標的財務績效評價體系

      針對單一指標財務績效評價不足的情況,多重指標的財務績效評價方法應運而生,除了使用多個指標進行財務分析,還可以按照規則將多個財務績效指標進行分類,從而幫助研究者了解各個指標對企業的影響大小以及作用方式。目前使用較多的績效考核方法有平衡計分卡法,主要從學習與成長、內部運營、客戶滿意度和財務結果四個角度出發去綜合評價績效,平衡計分卡法除了被用來評價財務績效,還可以被用來評價非財務績效,幫助企業管理者制定企業戰略計劃,但是平衡計分卡法存在實際應用的過程中評價指標的難提取的問題。

      2.2.3 本文財務績效指標和評價方式的選擇依據

      財務績效的評價指標并不存在統一標準,重要的是在對研究目標進行合理分析的基礎上選擇相對適用的研究方法。我國增值稅減稅政策形式多樣,對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的影響也是多方位的。因此,本文從盈利能力、運營能力、償債能力、成長能力四個角度綜合評價財務績效,同時從四大財務指標中選取多個具有代表性的財務指標,并利用因子分析法將多個財務績效綜合化為一個指標來進行模型回歸分析,綜合考量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的影響。

       2.3 理論基礎

      2.3.1 稅收中性理論

      稅收中性原則是指政府征稅不應該引起商品的相對價格變動,避免使納稅人的經濟行為發生改變。稅收中性原則最早緣于亞當斯密的“自由放任”思想,其主張政府應該避免對市場進行過多的干預,強調由市場中“看不見的手”來規范市場運行秩序。此后,新古典學派代表人物馬歇爾在其著作《經濟學原理》中利用供需曲線提出了政府征稅可能帶來除稅收以外的效率損失,即造成了稅收超額負擔,并在此基礎上首次提出了政府征稅應盡可能保持“中性”。稅收中性原則屬于一種純經濟學的觀點,而在市場經濟的實際運行過程中政府的任何征稅行為都會產生額外的收益或者損失,干擾到市場的正常運行。因此,實際的稅制設計只能盡量減少稅收所產生的效率損失,降低稅收對資源配置的扭曲程度。

      作為現代稅收體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增值稅被認為是可以體現稅收中性原則的主要稅種之一。其對經濟活動的中性效應主要體現在兩方面:一方面,增值稅的征稅范圍往往會涵蓋到市場中的各項貨物、勞務或服務,且實行統一的比例稅率,進而避免納稅人因為增值稅負擔的不同而改變原有的經濟決策;另一方面,增值稅僅針對貨物、勞務或服務發生了增值額的環節征稅,在未發生增值額變動的環節不征稅,使應稅物品或行為的增值稅負擔不受流轉環節多少的影響,保證了稅收的公平原則。因此,簡并增值稅的稅率檔次以及加強增值稅的征管可以充分的體現增值稅的稅收中性,實現市場機制和稅收機制的有效結合。

      2.3.2 稅負轉接與歸宿理論

      稅負轉嫁是指政府對納稅人征稅后,納稅人出于實現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目的,通過改變價格的方式,將自身稅負部分或全部轉移給他人負擔的經濟現象。而稅負歸宿則是指稅收負擔在被轉嫁后的最終落腳點。稅負轉嫁理論在理論界最早分為了絕對轉嫁論與相對轉嫁論。前者又可以分為“純產品說”、“純所得說”以及“均等分布說”,但觀點較為一致,即一切稅收均可以轉嫁或者某種稅收無論在什么情況下都不能轉嫁;后者則否認了稅負可以絕對轉嫁的觀點,認為稅收負擔能否轉嫁以及轉嫁的程度受到稅種類型、供求關系等因素的影響,這一觀點也逐步成為現代經濟學中的主流觀點。一般認為,流轉稅比所得稅的稅負較易轉嫁;從價稅比從量稅的稅負較易轉嫁;供給彈性大、需求彈性小商品的稅負較易轉嫁等。

      增值稅作為流轉稅中主要稅種之一,且采取從價計稅的方式,顯然屬于稅負較易轉嫁的稅種之一。如下圖2.1所示,在市場經濟中,S和D分別代表X商品在征收增值稅前的供求曲線,此時的市場均衡點為E1點,均衡價格和數量分別為P1、Q1。當政府對X商品征收T單位的增值稅后,生產者會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將部分稅負加到商品的價格中去,供給曲線移至S1,形成了新的均衡點E2,此時,消費者購買X商品需要支付P2的費用,與征稅前相比多支付了P2-P1的費用;生產者實際獲得的費用為P3,與征稅前相比少獲取了P1-P3的費用。而政府的稅收收入T=P2-P3=(P2-P1)+(P1-P3),由此可以看出,對商品X所征收的增值稅T在稅負轉嫁后最終由生產者和消費者共同負擔。

      5403f6164486aa4c1a124f3fa80e0ad3

      圖2.1 增值稅稅負轉嫁效應圖

      資料來源:阮宜勝,《稅收學原理》,中國稅務出版社,2007年8月:131

      2.3.3 供給學派減稅理論

      20世紀70年代末期,凱恩斯主義政策在西方國家遭遇“失靈”,各國經濟陷入了“滯脹”期,在此背景下美國經濟學界興起了一個以“供給創造需求”為核心的新型經濟學派,即供給學派。供給學派建議在經濟蕭條時政府應通過減稅的手段從供給端來刺激經濟,而非傳統凱恩斯學派的有效需求理論,這一減稅理論也被稱為供給學派減稅理論。供給學派以古典的放任自由主義為基礎,主張政府應減少對市場的管制,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主體作用;同時,政府可以通過大幅度的減稅政策來挖掘市場的潛在增長力,進而達到優化市場結構、刺激經濟增長的目的。

      供給學派認為經濟發展緩慢甚至陷入“滯脹”的原因在于政府的高稅收抑制了生產、投資的活力,進而造成了有效供給的不足,并在此基礎上提出了著名的拉弗曲線。如圖所示,T代表稅率,Y代表政府的稅收收入。當稅率處于0-T2階段時,即處于低稅率時期,政府提高稅率會刺激經濟,政府稅收收入也會隨之增加;當稅率處于T2-T4階段時,即處于高稅率時期,政府提高稅率反而會抑制經濟的發展,政府稅收收入也會由此而減少,且當稅率達到T4時,政府將無法取得稅收收入。同時,當稅率處于低稅率點T1或高稅率點T3時,政府可獲取的稅收收入與均為Y1,通過適當的增稅或者減稅措施可以使稅率不斷趨近于T2點,政府稅收收入也將逐步達到最大值Y2。由拉弗曲線可以得出,在經濟下行時期,政府通過適當的減稅政策可以有效促進經濟的發展,而邊際稅率的下調僅會影響到邊際稅收的減少,可能會造成短期內政府稅收有所減少,但從長期來看政府的稅收收入會不斷增長。

      a9d6cd3d01384007b5cd60fd7f89166f  圖2.2 拉弗曲線

      資料來源:阮宜圣,中國稅務出版社,2007,《稅收學原理》:112

      第3章 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財務績效影響的理論分析

      3.1 我國增值稅減稅政策

      XXX報告指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發展階段轉為高質量發展階段。經濟結構的轉型升級要求我國稅制作出進一步的調整和優化,因此近年來我國稅制一直致力于“減稅降負”政策的實施,改革也較為頻繁,比如進一步加大了小型微利企業的企業所得稅優惠力度、增加了個人所得稅的六項專項扣除等。而增值稅作為影響制造業行業發展的主要稅種之一,在經歷了2016年的全面“營改增”后也進行了多次調整,科學地認識制造業在各階段的增值稅政策是分析制造業發展現狀的前提。

      本文梳理了2017-2019年部分有關制造業行業的增值稅改革的內容,如下圖3.1所示。從增值稅整體改革的方向來看,無論是增值稅稅率的多次下調,還是增值稅抵扣范圍的不斷擴大,均符合當前的“減稅”趨勢。由于制造業行業主要從事生產加工貨物,企業購進和銷售貨物的金額較大,因此增值稅稅率以及抵扣項目的每次調整均會對制造業行業產生重大影響。據統計,2018年5-12月降低增值稅稅率減稅約2700億元,其中制造業減稅高達35%;2019年前三季度減新增減稅15109億元,其中制造業新增減稅4738億元,占新增減稅總額的31.36%,行業稅負同比下降1.08個百分點。

      表3.1 2017-2019年部分增值稅改革內容梳理

      62a7ec365a4138dcbd4149dd7d274727  資料來源:國家稅務總局財稅文件

      3.2 增值稅減稅政策影響制造業稅負變動研究

      3.3.1 增值稅稅率簡并

      2017年5月1日至2018年5月1日,制造業適用17%的基本稅率,交通運輸、建筑等行業適用稅率為11%,現代服務業等行業適用稅率為6%。本文參考張淑翠(2019)以及龔輝文(2020)對增值稅稅率簡并對制造業的增值稅稅負的影響探究,采用分析增值稅抵扣鏈條原理、計算增值稅稅額變化的方式來開展研究。通過分析制造業行業的上下游企業可以發現,制造業上游企業多為農林牧漁業、交通運輸業等行業,下游行業多為批發零售業等行業。根據制造業行業的上下游企業關系,可以進一步分析制造業企業的增值稅稅額變化進而分析增值稅稅負變化。并且由于制造業上游企業主要是農林牧漁業、交通運輸業等行業,且農林牧漁業、交通運輸業處于第二檔增值稅稅率檔次,制造業下游企業主要是批發零售業等行業,且批發零售業等行業處于最高檔增值稅稅率檔次,于是本文為簡便計算,把制造業上游企業的增值稅稅率檔次定為第二檔,把制造業下游企業的增值稅稅率檔次定為最高檔。

      表3.2對制造業計征增值稅稅率的稅負分析

      增值稅稅率簡并以前
      上游企業 制造業企業 下游企業
      產品價格(不含稅) PA PA+Z PA+Z+B
      進項稅 0 PA×13% (PA+Z)×17%
      銷項稅 PA×13% (PA+Z)×17% (PA+Z+B)×17%
      應納稅額 PA×13% PA×4%+Z×17% DB×17%
      三個環節總稅額 (PA+Z+B) ×17%
      增值稅稅率簡并以后
      上游企業 制造業企業 下游企業
      產品價格(不含稅) PA PA+Z PA+Z+B
      進項稅 0 PA×11% (PA+Z)×17%
      銷項稅 PA×11% (PA+Z)×17% (PA+Z+B)×17%
      應納稅額 PA×11% PA×6%+Z×17% DB×17%
      三個環節總稅額 (PA+Z+B)×17%

      注:不考慮稅負轉嫁問題

      表3-2的內容展現了增值稅稅率簡并前后的制造業應納增值稅稅額的變化,從表格中可以看出,制造業行業在應納稅額中除了要繳納增值額所承擔的增值稅,還要繳納因稅率差而帶來的部分上游企業的增值稅稅額,顯然制造業行業增值稅進項稅額存在抵扣不足的問題,這增加了制造業行業的增值稅稅收負擔。在增值稅稅率簡并以后,三個環節增值稅總稅額并沒有發生變化,而制造業上游企業的應納增值稅稅額減少,制造業行業的應納增值稅稅額比簡并前多PA×2%,制造業下游企業的增值稅應納稅額無變化。這也就是說,在增值稅簡并以后,制造業行業增值稅稅負有所增加,而原處于13%稅率的行業的增值稅稅負有明顯減輕,并且這減輕的增值稅稅收負擔交由制造業行業承擔,這也是制造業行業增值稅稅負增加的主要原因。

      3.3.2 增值稅稅率下調

      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4月1日,制造業適用的增值稅稅率為16%,交通運輸、建筑等行業適用的增值稅稅率為11%,現代服務業等行業維持原稅率不變。2019年4月1日后,制造業適用增值稅稅率下調至為13%,交通運輸、建筑等行業增值稅稅率下調為9%,現代服務業等行業稅率不變。在分析增值稅稅率下調對制造業的影響時,同樣采用分析增值稅抵扣鏈條原理、計算增值稅稅額變化的方式進行研究。

      表3-3的內容展示了增值稅稅率下降前后的制造業應納增值稅稅額的變化,從表格中可以看出,在增值稅稅率下調一個百分點之后,三個環節增值稅總稅額有所減少,減少額為產品總價值的1%,即是意味著全行業的增值稅稅負減輕1%。制造業企業及上下游企業的應納增值稅稅額均有所減少,并且制造業上下游各行業間減少的增值稅稅額較為統一,均體現為產品增值額的1%。在增值稅稅率下調了三個百分點之后,三個環節增值稅總稅額有所減少,減少額為產品總價值的3%,即是意味著全行業的增值稅稅負減輕3%。制造業企業及上下游企業的應納增值稅稅額均有所減少,然而制造業上下游各行業間減少的增值稅稅額并不統一,行業整體增值稅稅額減少3%,制造業上游企業增值稅稅額減少1%,制造業下游企業增值稅稅額減少3%,而制造業行業增值稅稅額減少超過3%,可以說,增值稅稅率下調3%這一政策大大惠及制造業行業。檔次間增值稅稅率差的縮小可以解釋制造業行業增值稅稅額的大幅降低,第一、二檔增值稅稅率差為5%,較之前的6%有所降低,這也意味著制造業行業所要承擔的部分上游企業的增值稅稅額也隨之減少,因而表現為制造業企業應納增稅稅稅額超3%降低的形式。

      表3.3 對制造業計征增值稅稅率的稅負分析

      增值稅稅率下調以前
      上游企業 制造業企業 下游企業
      產品價格(不含稅) PA PA+Z PA+Z+B
      進項稅 0 PA×11% (PA+Z)×17%
      銷項稅 PA×11% (PA+Z) ×17% (PA+Z+B)×17%
      應納稅額 PA×11% PA×6%+Z×17% DB×17%
      三個環節總稅額 (PA+Z+B)×17%
      增值稅稅率下調1%
      上游企業 制造業企業 下游企業
      產品價格(不含稅) PA PA+Z PA+Z+B
      進項稅 0 PA×10% (PA+Z)×16%
      銷項稅 PA×10% (PA+Z)×16% (PA+Z+B)×16%
      應納稅額 PA×10% PA×6%+Z×16% DB×16%
      三個環節總稅額 (PA+Z+B)× 16%
      增值稅稅率下調3%
      上游企業 制造業企業 下游企業
      產品價格(不含稅) PA PA+Z PA+Z+B
      進項稅 0 PA×9% (PA+Z)×13%
      銷項稅 PA×9% (PA+Z)×13% (PA+Z+B)×13%
      應納稅額 PA×9% PA×5%+Z×13% DB×13%
      三個環節總稅額 (PA+Z+B)×13%

      注:不考慮稅負轉嫁問題。

      3.3.3 統一上調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年銷售額

      2018年5月1日起統一了小規模納稅人標準,將工業企業的年應征增值稅銷售額由50萬上調至500萬, 并在2020年前允許已登記為一般納稅人的企業轉登記為小規模納稅人。這一政策不僅改變了原小規模納稅人中對工業企業和商貿企業的區別標準,而且將其標準與“營改增”企業進行了統一,使大部分年銷售額低于500萬的制造業企業可以選擇轉登記為小規模納稅人,享受3%征收率的優惠政策。但是,由于存在制造業企業的進項稅額較多且小規模納稅人無法抵扣進項稅額的問題,本文對不同類制造業企業能否享受這一減稅紅利進行了分析。

      假設2019年某制造業企業年應征增值稅銷售額為600萬元,已經登記為增值稅一般納稅人,且符合轉登記為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的條件,當年購進原材料M萬元(均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適用稅率為9%),銷售貨物收入為N萬元(適用稅率為13%)。

      當該企業仍選擇為一般納稅人時,其應納增值稅=銷項稅額-進項稅額=N×13%-M×9%;

      當該企業選擇轉等級為小規模納稅人時,其應納增值稅=N×3%,且購進原材料的進項稅額(M×9%)無法抵扣;

      當二者稅負相同時,N×13%-M×9%=N×3%+M×9%,化解為N=1.8×M。

      由此可以得知,當符合條件的制造業企業所生產產品附加值較高時,即其增值額、增值率較大時,選擇轉登記為小規模納稅人所納的增值稅稅額會有所降低。顯然,這一政策對于中小型科技型企業是非常有利的,可以有效降低此類制造業企業的增值稅負擔,促進企業的擴大再生產,進而提升我國科技類制造業整體規模。同時,這一政策也激勵其他制造業企業進行研發投入、提升產品附加值,對于推動我國傳統制造業行業的轉型升級發揮了重要作用。

      3.3.4 增值稅抵扣范圍擴大

      2019年4月1日起將旅客運輸服務納入抵扣范圍,并把納稅人取得不動產支付的進項稅由兩年抵扣改為一次性全額抵扣,進一步擴大了增值稅進項稅抵扣范圍。增值稅抵扣制度的差異,會直接影響到各環節納稅人承擔的增值稅負擔。我國制造業企業增值稅稅負過高的原因除了增值稅稅率高之外,還存在企業進項稅額抵扣不充分的問題,這些不允許抵扣項目的存在實際上增加了企業的增值稅稅收負擔,造成了重復征稅。而擴大增值稅抵扣范圍,將不動產及不動產在建工程、公司員工出差機票、火車票等納入抵扣范圍,進一步完善了增值稅抵扣鏈條,減少了對企業的重復征稅;而將不動產及不動產在建工程分兩年抵扣改為一次性全額抵扣,進一步增加企業當期可抵扣進項稅額,增加企業的現金流,增強企業抵抗風險的能力,減少企業舉債成本進而減少企業的財務費用。綜上所述,增值稅抵扣范圍的進一步擴大不僅完善了增值稅抵扣鏈條,而且切實降低了制造業企業的增值稅稅負,促進了企業的生產運營。

      3.3.5試行增值稅期末留抵退稅制度

      2018年5月1日起,我國對符合條件的裝備制造等先進制造業企業在采取增值稅留抵稅額退稅政策,這一政策在2019年4月1日后推廣到全體制造業。據統計,僅在2018年度,我國累計共辦理留抵退稅1148億元,對裝備制造等先進制造業的減稅傾斜切實促進了企業的發展。具體而言,企業產生的增值稅留抵稅額源自于在一定時期內進項稅額大于銷項稅額,此前的政策為增值稅留抵稅額結轉下期繼續抵扣雖然從長期看不會影響企業的增值稅負擔,但短期內留抵稅額不退稅限制了企業的現金流,不利于企業的生產經營。而增值稅留抵稅額退稅制度可以有效避免占用企業資金,解決企業流動資金不足的問題,降低了企業的舉債成本,進而減少企業的財務費用,享受到減稅紅利。同時,這一政策還激發了企業擴大投資、升級改造的積極性,從而致力于實體經濟的發展,助推經濟高質量發展??傮w來說,增值稅留抵稅額退稅制度從部分高端制造業擴散至全體制造業,不僅使我國增值稅制度更加科學化,而且對于促進我國制造業特別是高端制造業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3.3 增值稅減稅影響制造業財務績效的作用機理

      根據稅負轉嫁與歸宿理論,增值稅作為價外稅,應最終由消費者承擔稅負,而不會對生產企業的成本產生任何影響,但是在增值稅的流轉過程中會出現增值稅不能完全轉嫁出去的情形,尹音頻、閆勝利(2017)通過實證分析后發現我國的間接稅負擔中有80%由消費者承擔,20%由生產者承擔。這部分不能轉嫁出去的增值稅稅收負擔影響了企業的生產成本,在一定程度上也會對企業的績效產生影響。而各項增值稅減稅政策施行后,對于制造業企業來說,最明顯的變化表現為增值稅稅額的降低,而增值稅稅額的降低會帶來城建稅、教育費等附加稅費的減少,附加稅在制造業企業利潤表中核算,因此,附加稅的降低反而增加了制造業企業的利潤,提升了制造業企業的盈利能力。同時,少交的增值稅稅額以及增值稅留抵稅額的返還在一定程度上擴充了制造業企業的流動資金,此時企業擁有更多的資金用于再生產和技術升級、設備升級以及研發投入。另外,制造業增值稅稅率的大幅降低后,制造業企業通過降低產品出廠價降低(若購銷合同上的金額表現為稅后價格)的方式將減稅紅利與經銷商、消費者共享,那么此舉也激發了消費者的購買欲望來提升銷量,最終提升了營業收入和利潤。本文將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影響的作用機理進行了總結,如下圖3.1所示。

      37461586b8db8976d74a7865bceb14a6  圖3.1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影響的作用機理

      數據來源:作者編制

      3.4 稅負變動影響制造業財務績效研究

      由于制造業企業的財務績效無法通過某一項的指標衡量所得,這就需要衡量企業經營涉及到的多方面的因素來最終確認企業財務績效的變動,但是增值書減稅所帶來的稅負變動會影響到公司許多財務績效指標,如果僅僅從單一的指標去評價,無法客觀全面的反映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的影響。因此,本文在后文的分析過程中將會借助于企業盈利能力,運營能力,償債能力以及成長能力作為財務績效的衡量指標。

      3.4.1對盈利能力的影響

      企業盈利能力是指企業賺取利潤的能力,其指標大小反映企業正常的生產經營狀況,是重要的企業財務之一。其主要表現為企業的營業利潤,它是企業經營活動的最終成果,為投資者判斷是否投資和管理者做出經營決策提供依據。增值稅降稅率會通過多種方式影響企業的盈利水平,首先,增值稅降稅率本身就可以降低企業的稅收負擔,增加企業留存利潤。其次,增值稅降稅率之后,商品含稅價格的下降會有利于促進居民消費,而居民消費的增加又會反過來帶動企業利潤的增長?!吨袊鲋刀悳p稅政策效應季度分析報告》通過運用固定面板效應模型實證增值稅減稅對企業的影響,發現增值稅稅率降低減稅對企業營業收入、經營利潤等方面有積極影響。具體表現為:2019年增值稅稅率降低促使重點稅源企業的營業收入提高約3.27%、企業利潤率提高約1.58%,并促使2.4%的虧損企業扭虧為盈。制造業企業的營業利潤是營業收入減去營業成本以及其他相關費用的差額,用公式可表示為:

      凈利潤=營業收入-營業成本-管理費用-財務費用-銷售費用-營業稅金及附加-企業所得稅

      從營業收入來看,增值稅稅率降低后,制造業企業通過降低產品價格以擴大銷量,成為大多數企業的理性選擇。這一選擇通過增值稅抵扣鏈條的傳導,將一定程度反映到價格上,使消費者受益;消費者受益反過來又刺激市場需求,使企業市場規模進一步擴大,從而形成供需兩端雙受益的良性循環。這也就意味著,制造業企業與零售企業及消費者共享減稅紅利,并且通過降低出廠價格的方式增加銷量,最終實現營業收入的上升。從《中國增值稅減稅政策效應季度分析報告》實證結果中也能看出來,增值稅減稅顯著提高了重點稅源企業購銷合同金額,提高幅度高達7%。

      從營業稅金及附加來看,營業稅金及附加反應企業所負擔的消費稅、城市維護建設稅和教育費附加等納稅項目。新一輪增值稅改革后,制造業增值稅稅率發生變化,由17%轉變為13%,由上一章分析內容可知,增值稅稅率的降低直接減少了制造業行業的應納增值稅稅額,而其中以增值稅和消費稅兩稅總和為依據計征的城市維護建設稅和教育費附加的金額也就隨之發生變化。因此,企業營業稅金及附加發生變化是必然的,其實際變動取決于現行制造業行業應納增值稅稅額的變化。

      從管理費用來看,2019年4月1日起將旅客運輸服務納入增值稅抵扣范圍,制造業企業員工的出差的火車票、飛機票等作為增值稅抵扣憑證來抵扣進項稅額,而以往差旅費的全額都得計入管理費用,政策發布以后,員工差旅費可抵扣進項稅額減少了企業的管理費用,進而對制造業企業的凈利潤帶來影響。

      從財務費用來看,制造業等機器設備投資占比較大的行業,增值稅留抵稅額比較多,而增值稅留抵稅額不退稅制度占用了企業資金,影響了企業的生產經營活動的進行。2019年4月1日起實行的增值稅留抵稅額退稅制度對制造業帶來了切實的減稅效應,體現為以現金形式的增值稅留抵稅額的返還,而這增加了企業的流動資金,緩解了企業流動資金不足的現狀。當企業流動資金不足時往往選擇借債,而這無形之中增加了制造業企業舉債成本,增加了企業賬面上的財務費用,這也必然影響到了制造業企業的凈利潤。

      綜上,通過分析制造業企業凈利潤的組成成分可以發現,增值稅減稅通過影響制造業企業的營業收入、營業稅金及附加、管理費用和財務費用方面,增加了制造業企業的凈利潤,提升了制造業企業的盈利能力。

      3.4.2 對運營能力的影響

      從存貨、資產運營能力來看,增值稅減稅對于制造業企業運營能力的影響體現在存貨周轉率和資產周轉率上,特別是對于生產型制造業企業來說,與生產經營活動相關的設備、工具的設備更新、技術創新和升級改造顯得尤為重要。一方面,增值稅稅率降低后會通過價稅傳導機制影響到產品的終端銷售,即消費者購買產品的價格會有一定程度的降低,這會使產品的銷量有所提升,進而加快了企業存貨的運轉速度,減少了企業資金回流的時間。這不僅使降低了企業資金鏈斷裂的風險,而且多余的資金可以推動企業進行擴大再生產、再投資。另一方面,減稅降低了企業的運營成本,企業可以將更多的財力進行研發投入與設備的更新、級改造上,提升了企業的資產周轉率。顯然,增值稅減稅有效提升了制造業企業的運營能力。

      3.4.3 對償債能力的影響

      制造業企業償債資金來源有營業利潤、固定資產折舊和無形資產及其他資產攤銷費等?;谇拔脑鲋刀悳p稅對制造業企業盈利能力和運營能力的影響分析,增值稅減稅會提升企業的營業利潤和資產周轉率上升,而前者屬于影響制造業企業償債能力的重要因素,后者則會使固定資產的折舊、攤銷金額增加。此外,減稅帶來的資金節余增加了制造業企業的流動現金流,無論是對企業的短期債務,還是長期債務,均有償還能力增強趨勢。因此,增值稅減稅提升了企業的償債能力。

      3.4.4 對成長能力的影響

      制造業企業的成長能力除表現為資產規模的擴大、利潤的增加外,還表現為投資活動和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后者意味著企業面臨新的投資機會和獲利機會。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成長能力的影響主要表現在增加了企業的現金流,本文將從減稅對企業現金流流出和流入兩方面進行分析。一方面,由于制造業企業一般適用增值稅基本稅率,因此增值稅基本稅率的多次下調會直接減少制造業企業的銷項稅額;同時,增值稅抵扣范圍的不斷擴大也增加了企業的進項稅額,比如企業員工的差旅費等。因此,隨著當期銷項稅額的減少、進項稅額的增加,企業的應納增值稅較之以往有所降低,顯然減少了制造業企業的現金流流出。另一方面,由于制造業企業具備存貨多、一次性購進量大等特點,這使得大部分制造業企業存有期末留抵稅額的現象,占用了企業大量的財力、物力。而隨著增值稅留抵稅額退稅政策范圍的不斷擴大,大部分符合條件的制造業企業享受到了退還期末留抵稅額的紅利,有效地增加了制造業企業的現金流流入。因此,增值稅減稅提升了制造業企業的成長能力。

      第4章 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財務績效影響的實證分析

       4.1 增值稅減稅前后制造業稅負變化

      4.1.1 數據來源及測算方法

      本文關于制造業稅負測算的相關數據來自于歷年的《中國稅務年鑒》、《中國統計年鑒》以及國家稅務總局新聞發布會相關數據。其中,受各年鑒發布時間的限制,本文選取了2016-2019年的《中國統計年鑒》中制造業及其他行業的增加值、2016-2018年的《中國稅務年鑒》中制造業及其他行業的各類稅收貢獻值以及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和國家統計局新聞發布會上關于2019年公布的減稅降費信息。

      本文關于制造業稅負測算的方法主要從宏觀層面進行了分析,以某行業所納稅收與行業增加值的比例來測算:

      某行業稅收負擔率=該行業稅收總額/該行業增加值 ×100%

      4.1.2 制造業整體稅負變化

      本文梳理了2015-2019年我國制造業稅收總額以及全國稅收總額的數據,并根據稅收總額占GDP比重測算了我國制造業的宏觀稅收負擔水平,并且從縱向和橫向兩個角度來對比分析。首先,基于制造業行業稅負進行縱向分析,如下表4.1所示,近五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在全國GDP中的比重均接近30%,同時制造業稅收占全國稅收的比重也均超過1/3,這足以說明制造業在我國國民經濟中的重要地位,也是國家財政收入的主要貢獻者之一。具體而言,2015-2019年制造業行業的宏觀稅收負擔狀況呈現出一個先下降后上升、最后下降的趨勢走勢,并且在2019年稅收負擔率首次降至20%以下,相比于2015年的稅負降幅達11.7%。而我國在2016年全面實施“營改增”后,又出臺了系列減稅的政策,特別是增值稅稅率進行了多次下調,這在一定程度上對于降低制造業行業稅負發揮了作用。

      其次,基于制造業行業稅負進行橫向分析,雖然2015-2019年間我國制造業宏觀稅負整體上處于下降趨勢,但基本穩定在20%左右,而同期我國宏觀總稅負水平僅為17%左右,均高于制造業稅負率,這表明在國民經濟運行中我國制造業的宏觀稅負是偏重的。

      表4.1 2015-2019年我國制造業行業宏觀稅收負擔情況統計表 單位:億元

      項目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全國總稅收(億元) 124922 130361 144370 156403 157992
      全國總稅收同比增速 4.80% 4.30% 10.70% 8.30% 0.88%
      制造業稅收(億元) 44922 44961 51775 54726 54736
      制造業稅收同比增速 5.66% 0.09% 15.16% 5.70% 0.02%
      制造業稅收占全國稅收比重 35.96% 34.49% 35.86% 34.99% 34.38%
      全國總GDP(億元) 685992.9 740060.8 820754.3 900309.5 990861
      全國總GDP同比增速 6.90% 6.70% 6.80% 6.60% 6.10%
      制造業GDP(億元) 202420 214290 240481 264820 279410
      制造業GDP同比增速 7.00% 6.80% 7.20% 6.30% 6.00%
      制造業GDP占全國GDP比重 29.51% 28.96% 29.30% 29.41% 28.20%
      制造業宏觀稅收負擔率 22.19% 20.98% 21.53% 20.67% 19.59%
      全國宏觀稅收負擔率 18.21% 17.61% 17.59% 17.37% 15.94%

      數據來源:2016-2019年的《中國統計年鑒》、《中國稅務年鑒》以及國家稅務總局新聞發布會的會議數據。

      此外,我們也可以通過對制造業與其他行業的整體稅負水平比較進行分析。如下表4.2所示,本文選取了農林牧漁業、建筑業、批發零售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金融業和房地產業等三大產業中的主要行業和制造業來進行宏觀稅負比較??梢园l現,農林牧漁業的宏觀稅負水平非常低,原因是其作為國民經濟的基礎產業能夠享受國家大量的減免稅政策;在第二產業中,制造業的稅負高于建筑業;而在第三產業中,批發零售業、金融業和房地產業的稅負是比較高的,均高于制造業。

      表4.2 分行業整體稅負水平比較

      項目/年份 2015 2016 2017 2018
      全國稅收(稅收/GDP) 19.83% 18.99% 18.98% 18.35%
      第一產業(稅收/GDP) 0.31% 0.39% 0.29% 0.30%
      第二產業(稅收/GDP) 21.80% 20.52% 20.40% 19.96%
      第三產業(稅收/GDP) 21.48% 20.71% 20.59% 19.76%
      制造業(稅收/GDP) 22.19% 20.98% 21.53% 20.67%
      建筑業 (稅收/GDP) 17.89% 17.38% 13.90% 14.62%
      批發和零售業(稅收/GDP) 25.28% 25.16% 27.27% 27.86%
      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 8.40% 8.35% 8.29% 8.67%
      金融業(稅收/GDP) 31.89% 29.23% 26.07% 27.10%
      房地產業(稅收/GDP) 39.51% 38.91% 38.69% 40.48%

      數據來源:2016年-2019年的《中國統計年鑒》、《中國稅務年鑒》

      4.1.3 制造業增值稅稅負變化

      如下表4.3所示,本文梳理了2015-2017年我國制造業部分稅種稅收在制造業稅收總額中的占比情況。從表中可以發現,增值稅、消費稅、企業所得稅構成了制造業稅收中最主要的部分,總占比約70%左右。由于有關煙酒、化石燃料以及小汽車的制造業會承擔高額消費稅,所以在制造業行業內部會存在消費稅稅負的顯著差異,不適合進行整體分析。整體稅收在剔除消費稅的影響后,可以發現,2015-2017年間增值稅幾乎占到了制造業行業稅收的半壁江山,且這一比例在不斷遞增,這說明增值稅構成了制造業稅負較高的主要原因之一。

      表4.3 2012-2017年我國制造業主要稅種在稅收總額中的比重

      稅種 2015 2016 2017
      增值稅 37.68% 37.95% 39.09%
      消費稅 21.19% 19.80% 17.20%
      企業所得稅 12.75% 13.44% 13.78%
      個人所得稅 3.14% 3.33% 3.40%
      城市維護建設稅 3.76% 3.78% 3.70%
      其他稅種 21.48% 21.69% 22.82%

      資料來源:《中國稅務年鑒(2016-2018)》

      通過對2015-2017年間我國制造業增值稅在全國增值稅中的比重進行梳理,如下表44所示,可以發現2015-2017年間我國制造業增值稅占制造業總稅收的比重整體上上升的同時其在全國增值稅中的比重卻呈現逐年降低的趨勢,由2015年的54.41%下降到2017年的35.90%,下降了約15個百分點。結合期間我國財稅政策進行分析,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可能有兩點:一是隨著“營改增”試點行業以及地域范圍的擴大,很多傳統繳納營業稅的企業轉繳增值稅,進而降低了制造業增值稅在全國增值稅收入中的比重;二是“營改增”等減稅政策減輕了制造業的增值稅負擔,促進了制造業企業的發展,進而擴大了制造業企業增值稅的稅基,因此會在其他稅種變動較小的情況下呈現出制造業增值稅比重上升的現象。

      表4.4 制造業行業增值稅稅負狀況

      年份 2015 2016 2017
      制造業增值稅貢獻值 16927 17064 20241
      制造業總稅收貢獻值 44922 44961 51775
      制造業增值稅占制造業總稅收的比重 37.68% 37.95% 39.09%
      全國增值稅收入 31109 40712 56378
      制造業增值稅占全國增值稅的比重 54.41% 41.91% 35.90%

      數據來源:《中國統計年鑒(2016-2018)》、《中國稅務年鑒(2016-2018)》

      比對增值稅減稅前后制造業的總稅負變化和增值稅稅負變化,可以發現增值稅減稅極大地降低了制造業的增值稅稅負,而又根據第三章的理論分析,可以知道在增值稅稅負的降低會推動財務績效的增加,但是增值稅減稅是否提升了制造業財務績效,仍需要進行實證檢驗來佐證理論分析,得出最終結論。因而在接下來的內容開展實證分析。

        4.2 提出研究假設

      由于制造業企業增值稅的征收是以企業生產經營活動過程中產生的增值額為計稅依據而征收的一種稅目。企業增值稅稅負降低將有助于直接降低企業成本、增加企業的營業凈利潤,因此增值稅減稅政策能夠顯著的提高企業的財務績效。增值稅減稅政策施行以后制造業企業的應納增值稅額有所降低,制造業企業的生產成本也有所降低,同時減稅所帶來的的產品價格降低提振了企業銷售收入,而凈利潤等于銷售收入減去企業的各項成本費用,這意味著增值稅減稅提升了制造業企業的凈利潤。另外,增值稅留抵稅額退稅等多種減稅政策直接增加了制造業企業的現金流,增加了企業流動資金。隨著企業內部資金的增多,因為資金的逐利性,這些資金將轉化為企業投資用以新購置或升級改造廠房、技術設備等方面進而提高企業財務績效。所以,根據分析本文提出了假設一。

      假設一:增值稅減稅提升了制造業企業的財務績效,即制造業企業實際增值稅稅率與企業的財務績效負相關。

      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將制造業行業細分為22類,并根據技術附加值將其歸納為高級技術類、中級技術類、低級技術類。根據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的分類,在高技術類中我國有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醫藥制造業等11個制造業行業;在中技術類中我國有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等6個制造業行業;在低技術類中我國有食品制造業等14個制造業行業。由于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有提升作用,對于制造業內各行業,其影響應該是不同的,對高級技術類、中級技術類、低級技術類行業制造業來說更是如此。據此,根據分析本文提出了假設二。

      假設二:增值稅減稅對不同類型制造業行業影響不同。

      4.3 樣本選取與研究設計

      4.3.1 樣本選取與數據來源

      新一輪增值稅減稅始于2017年,首先是簡并了增值稅稅率,而后是2018年和2019年接連降低增值稅稅率、擴大增值稅抵扣范圍和增值稅留抵稅額退稅,均對制造業企業帶來巨大的減稅效應。在理論分析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的影響后,本文通過建立回歸模型進一步實證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的影響,來佐證前文的理論分析。因為減稅始于2017年5月1日,所以本文選取2016年1月1日到2018年12月31日期間的制造業企業的相關數據作為樣本。所需的數據均來自于國泰安數據庫(CSMAR)和《中國統計年鑒》、《中國稅務年鑒》,依據證監會2012年版行業分類來選取制造業上市公司數據樣本,對收集的制造業財務報告的年度數據進行整理分析,首先用Excel表格對數據進行初步整理,隨后用spass 24.0對選取的十個具有代表性的財務數據通過因子分析法進行降維,最后用stata 16.0統計分析軟件建立模型后進行多元回歸分析。

      本文的數據篩選標準如下:剔除有ST、*ST、STT等財務風險標記以及部分數據缺失的公司;剔除在2016-2018年數據不完全的公司。對滬深上市的各類制造業公司按照1/10的比例進行等比例選取,使本文的實證結果更加具有代表性。

      依據篩選標準,本文從處于正常經營狀態的2570家制造業上市公司中篩選了257家,涉及制造業31個行業。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將制造業行業細分為22類,并根據技術附加值將其歸納為高級技術類、中級技術類、低級技術類,而我國則將制造業分為31大類、191中類、525小類。本文對二者進行了歸納、梳理,根據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劃分的工業類別如附錄一所示,本文將這257家上市公司分為三個類別,其中高技術類公司152家,中技術類公司69家,低技術類公司36家,具體情況如附錄二而所示。

      4.3.2 變量的設計和選擇

      (1)被解釋變量

      為全面量化反映公司的財務績效變量,本文選取企業的盈利能力,營運能力,償債能力以及成長能力四個方面作為企業財務績效的衡量要素,從這四個財務能力中選取10個具有代表性的財務指標,并借助因子分析法將這10個具有代表性的財務指標進行降維,直至綜合化為一個總的綜合財務績效指標F,從而使得本文的分析能夠具有針對性。具體的指標選取如表格4.5所示:

      表4.5 制造業企業綜合財務指標體系

      一級指標 二級指標 三級指標 變量符號 變量定義
      綜合財務績效F 盈利能力 每股收益 X1 凈利潤本期值 / 實收資本本期期末值
      總資產凈利潤率 X2 凈利潤/總資產平均余額×100%
      凈資產收益率 X3 凈利潤/股東權益平均余額×100%
      運營能力 存貨周轉率 X4 營業成本/存貨平均占用額
      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周轉率 X5 營業收入/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平均余額
      償債能力 流動比率 X6 流動資產/流動負債×100%
      速動比率 X7 (流動資產-存貨)/流動負債×100%
      成長能力 固定資產增長率 X8 本年年末固定資產增長額/

      固定資產凈額上年同期期末值

      總資產增長率X9本年年末總資產增長額/

      資產總計上年同期期末值

      營業收入增長率X10本年年末營業收入增長額/

      營業收入上年同期金額

      (2)解釋變量

      總的來說,增值稅減稅通過控制制造業企業的增值稅稅負來影響企業財務績效,因此,本文將增值稅稅負和企業原材料成本投入率作為解釋變量。

      增值稅稅負(VATR):在企業的財務報表中并不能體現企業的增值稅,但從制造業企業財務報表附注中的教育費附加進行倒算,因教育費附加等于至增值稅稅額與消費稅稅額之和與3%的乘積,故可以倒算出企業的增值稅稅額,進而計算出增值稅與營業收入的比率,也就是增值稅的稅負,具體計算公式如下:

      增值稅稅額 =當期教育費附加/3%-消費稅稅額

      增值稅稅負=當期增值稅稅額/當期營業收入×100%

      原料成本投入率(GRMR):通過增值稅減稅能夠降低制造業企業增值稅稅負,對企業成本也會產生影響,也就是說,增值稅減稅間接的降低了企業成本,對財務績效有積極促進作用,本文將原材料成本投入率作為解釋變量。

      (3)控制變量

      企業類型(TP):為了分析增值稅減稅對不同類型制造業企業的影響,本文將制造業企業類型分為高技術、中技術、低技術三類,分別實證增值稅減稅對這三類企業的不同影響。

      企業資本結構(LEV):用資產負債率來表示資本結構,表示為總負債/總資產×100%。

      具體如下列表格4.6所示。

      表4.6 回歸模型變量定義

      變量類型 變量名稱 變量符號 變量定義
      被解釋變量 綜合財務績效 F 由10個指標經過因子分析法得到
      解釋變量 增值稅稅負 VATR 增值稅/營業收入
      原料成本投入率 GRMR (營業成本-人力成本)/營業成本
      控制變量 企業類型 TP 全樣本企業=0,高技術類企業=1,

      中技術類企業=2,低技術類企業=3

      企業資本結構LEV總負債/總資產×100%

      4.3.3 模型的構建

      為了檢驗前文假設,本文以增值稅實際稅負率(VATR)、所得稅稅負(ITR)為解釋變量,以制造業企業綜合財務績效(F)為被解釋變量,并以企業類型(TP)、企業資本結構(LEV)為控制變量,建立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影響的線性回歸模型。模型一僅包含被解釋變量及控制變量;模型二加入解釋變量增值稅實際稅負率(VATR)和原料成本投入率(GRMR),研究增值稅減稅所帶來的稅負變化和成本變化對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的影響,以驗證假設一;模型三加入企業類型(TP),研究不同類型制造業企業對增值稅減稅的反應程度,以驗證假設二?;貧w方程依次如下:

      其中,i表示樣本數據中對應的企業,t表示樣本數據所處的各個年度,F為因子分析所得綜合財務績效得分,

      是回歸模型中的待估系數,

      是回歸模型中的隨機干擾項。

      4.4 因子分析法

      前文已經分析到增值稅減稅對我國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的影響是多方面的,涉及企業成長、運營、償債、盈利方面的多個指標。因此,本文采用因子分析法對制造業企業十項財務指標進行降維,最終得到一個財務績效的綜合指標進行后續的實證分析,有效地避免了單一財務指標評估片面性的問題。

      4.4.1 指標Z-Score標準化

      由于選定的10個財務指標有不同的單位和量綱,例如,凈資產收益率和流動比率,前者是百分數,后者是比值,單位和量綱差別使得各指標之間不具有可比性,直接使用未經處理的原始數據進行因子分析會導致因子得分結果出現偏差。因此,為了減輕單位、量綱差異帶來的偏差,使各指標具有可比性,需要對原始數據進行標準化處理,此處本文采用的方法是標準差標準化法(Z-Score 標準化法),具體計算公式為:

      式中:

      為變量值,

      為變量的均值,s為變量的標準差,

      為標準化后的變量值,標準化后的變量均值為0、方差為1,圍繞0上下波動,若變量均值大于0說明高于平均水平,小于0說明低于平均水平。

      4.4.2 KMO 和 Bartlett檢驗

      在因子分析之前,需要對標準化后的數據進行Bartlett(球形度檢驗)及KMO(適合性檢驗)檢驗,以檢驗所選取的財務績效指標是否適合做因子分析。KMO是用于比較變量間簡單相關系數與偏相關系數的一個統計量,Bartlett 球形度檢驗是判斷變量的相關系數矩陣是否為單位陣的一個統計量,滿足因子分析法要求KMO值在0.5以上且sig(顯著性水平)值小于0.01,具體驗證結果如4.7所示,樣本的KMO值為0.566,樣本指標的相關性符合因子分析法要求,并且Bartlett球形度檢驗近似卡方結果為5018.326,sig值為0.000,因此樣本指標適合做因子分析。

      表4.7 KMO 和 Bartlett 檢驗的檢驗結果

      KMO 和 Bartlett 的檢驗
      取樣足夠度的 Kaiser-Meyer-Olkin 度量 0.566
      Bartlett 的球形度檢驗 近似卡方 5018.326
      df 45
      Sig. 0.000

      注:資料來源:spass24.0軟件對數據分析得出結果

      4.4.3 公因子的提取

      提取公因子的原則為特征值≥1,累積方差貢獻率≥75%??偡讲罱忉屖侵鞒煞址治鲋薪稻S所提取的因子對未提取前的解釋程度,可以根據總方差解釋程度來挑選符合條件的公因子。本文從257家制造業上市公司的10個財務績效指標進行主成分分析,從SPASS 24.0運行結果來看,前4個因子的特征值>1,分別為2.583、2.288、1.851、1.260,方差貢獻度分別為25.826%、22.880%、18.510%、12.604%,累計方差貢獻率為79.819%,超過了統計學要求的75%,達到了因子將降維的要求。因此本文選擇這前四個公因子代替前面的十個因子來描述257家制造業上市公司的財務績效。

      表4.8 解釋的總方差

      成份 初始特征值 提取平方和載入 旋轉平方和載入
      合計 方差的% 累積% 合計 方差的% 累積 % 合計 方差的 % 累積 %
      1 2.583 25.826 25.826 2.583 25.826 25.826 2.298 22.980 22.980
      2 2.288 22.880 48.706 2.288 22.880 48.706 2.191 21.910 44.889
      3 1.851 18.510 67.216 1.851 18.510 67.216 2.020 20.201 65.090
      4 1.260 12.604 79.819 1.260 12.604 79.819 1.473 14.729 79.819
      5 0.589 5.885 85.705
      6 0.535 5.350 91.055
      7 0.465 4.652 95.707
      8 0.221 2.207 97.914
      9 0.192 1.919 99.833
      10 0.017 0.167 100.00
      提取方法:主成份分析。

      4.4.4 定義因子

      本文采用具有Kaiser 標準化的正交旋轉法對因子載荷矩陣進行旋轉,通過旋轉使得載荷系數向 0或1兩極分化,除了清晰化因子含義,還能消除因子分類困難,有助于定義因子。旋轉成分矩陣如表4.9所示,根據各項指標相關性以及四項財務指標分類,將F1命名為成長因子,F2命名為盈利因子,F3命名為償債因子,F4命名為運營因子。

      表4.9 旋轉成份矩陣

      標準化后績效指標 成份
      1 2 3 4
      Zscore(固定資產增長率) 0.909 0.005 0.020 -0.062
      Zscore(總資產增長率) 0.904 0.068 -0.008 -0.051
      Zscore(營業收入增長率) 0.798 0.056 -0.017 0.159
      Zscore(總資產凈利潤率) 0.098 0.912 0.183 0.002
      Zscore(凈資產收益率) 0.081 0.830 0.013 0.017
      Zscore(每股收益) -0.039 0.809 -0.031 -0.051
      Zscore(速動比率) 0.001 0.056 0.988 -0.096
      Zscore(流動比率) -0.008 0.073 0.980 -0.126
      Zscore(存貨周轉率) 0.029 -0.026 0.006 0.870
      Zscore(現金周轉率) 0.009 -0.004 -0.220 0.811

      旋轉法:具有 Kaiser 標準化的正交旋轉法。a,旋轉在 5 次迭代后收斂。

      提取方法:主成份。

      4.4.5 因子得分

      為了進一步得出樣本企業績效的綜合得分,本論文通過SPSS24.0軟件中的因子回歸分析法處理四個因子的得分系數,為了使得因子具有可比較性、可計算性及可理解性,因此對四個因子的得分進行標準化,標準化后的得分系數平均值為0,標準差均為1。得分在-1到1之間波動,得分越高的樣本企業就說明其績效越好。具體的得分見下表4.10成份得分系數矩陣。

      4.10 份得分系數矩陣

      指標名稱 成份
      成長因子 盈利因子 償債因子 運營因子
      Zscore(每股收益) -0.055 0.384 -0.075 -0.037
      Zscore(總資產凈利潤率) 0.000 0.412 0.039 0.029
      Zscore(凈資產收益率) -0.004 0.385 -0.044 0.016
      Zscore(存貨周轉率) -0.004 -0.010 0.125 0.624
      Zscore(現金周轉率) -0.013 0.015 -0.004 0.550
      Zscore(流動比率) -0.004 -0.028 0.498 0.046
      Zscore(速動比率) 0.000 -0.037 0.507 0.068
      Zscore(總資產增長率) 0.401 -0.043 0.002 -0.060
      Zscore(固定資產增長率) 0.396 -0.011 -0.015 -0.055
      Zscore(營業收入增長率) 0.346 -0.010 0.010 0.096

      旋轉法 :具有 Kaiser 標準化的正交旋轉法。

      提取方法 :主成份。

      通過表4.10中的SPASS運行結果,可以計算出關于主成分成長因子、盈利因子、償債因子、運營因子的績效得分表達式,如下表所示:

      結合上面四個公式求出的結果,以這四個主成份所一一對應的方差貢獻率分別對其進行加權計算,最后按照累計程度對所得結果進行加權平均,即可計算出綜合得分。企業綜合財務績效得分函數如下面公式所示。

      4.5 實證研究

      4.5.1 描述性統計

      描述性統計是指用一定量的數據指標來描述數據的分布特征,以把握數據的總體分布形態。在本文的實證研究過程中,將會立足Stata16.0對上文提及的各個變量的年度數據進行針對性描述分析以及回歸分析,描述性統計結果具體如表4.11所示。

      表4.11 統計性描述

      變量 N 中位數 均值 標準偏差 最小值 最大值
      F 771 1.629105 1.925 1.342 -0.175 23.149
      VATR 771 0.0503739 0.0576914 0.0408173 0.000504 0.2958286
      GRMR 771 0.982672 0.9781186 0.0186568 0.8461054 0.9998906
      LEV 771 0.135197 0.1925063 0.2943147 -1.272055 2.355156
      有效N

      (成列)

      771

      (1)257家制造業上市公司各年度綜合財務績效(F)最大值為23.149,最小值為-0.175,標準差為1.342,說明選取的樣本指標各年度綜合績效差別較大,平均值為1.925,中位數為1.629105,平均值大于中位數,說明大部分研究樣本企業的綜合績效水平超過平均水平,選取的制造業上市公司的綜合績效情況較為良好。

      (2)對于企業增值稅稅負指標(VATR),最大值為0.2958286,最小值為0.000504,說明樣本制造業企業之間的增值稅的負擔差異性較大,增值稅稅負較重的企業的增值稅稅額占了營業收入的29.58%,其增值稅負擔壓力較大,增值稅稅負較輕的企業的增值稅稅額僅占到了營業收入的0.05%,接近于無。平均值為0.0576914,中位數為0.0503739,中位數低于平均值,說明大部分樣本企業的增值稅稅負處于較低水平。

      (3)在原料成本投入率(GRMR)上,最大值為0.9998906,最小值為0.8461054,標準差僅為0.0186568,波動較小,且最大值最小值之間只相差0.1528006,說明選取的各個樣本企業之間的原料成本投入率較為穩定,總體來說,在樣本企業的營業成本中,原料成本占比較大且穩定。

      4.5.2 相關性分析

      本文所使用的雙變量相關性分析法即是采用雙變量的相關系數為 Pearson簡單相關系數計算

      和r,通過判斷Pearson相關系數及雙側顯著性來分析變量間的相關關系。本文所選取的5個變量的Pearson相關系數矩陣如表4.12所示,財務績效綜合指標(F)與增值稅稅負(VATR)之間的相關系數為-0.240,呈現負相關并且通過1%水平顯著性檢驗,說明增值稅稅負降低會促進制造業企業績效增長,這也驗證了假設一。財務綜合績效指標(F)與原料成本投入率(GRMR)之間的相關系數為0.212,呈現正相關且通過1%水平顯著性檢驗,說明制造業企業原料成本投入增加對財務績效有促進其增長作用。其他控制變量與綜合財務績效指標(F)均存在顯著相關性,同時各變量間也存在顯著相關性,說明選取的這些指標適合作為回歸模型的變量。

      表4.12 Pearson 相關系數矩陣

      F VATR GRMR LEV
      F Pearson相關性 1
      雙側顯著性
      VATR Pearson相關性 -0.180*** 1
      雙側顯著性 0.000
      GRMR Pearson相關性 0.212*** -0.361*** 1
      雙側顯著性 0.000 0.000
      LEV Pearson相關性 0.082** 0.307*** -0.186*** 1
      雙側顯著性 0.0234 0.000 0.000
      ***在0.01級別(雙側)相關性顯著

      **在0.05級別(雙側)相關性顯著

      *在0.1級別(雙側)相關性顯著

      4.5.3 多重共線性檢驗

      回歸模型選取的是制造業上市公司的年度財務數據,在做回歸模型之間,除了要考慮財務數據與各個解釋變量之間的相關性,還要考慮各個解釋變量與控制變量之間是否存在精確相關關系或高度相關關系,以避免模型失真或難以估計準確,因此,本文對各個模型的變量進行多重共線性診斷,以剔除無效變量。表4.13展示了模型一、二的多重共線性診斷結果,表4.14展示了模型三的多重共線性診斷結果,從以上共線性診斷結果中可以看出,回歸模型的變量的容差最小的為0.810457,變量容差均超過0.5,因此不存在近似共線性。同時,回歸模型中方差膨脹因子(VIF)最高值為1.43,低于臨界值5的指標,因此可以判斷各個模型中的變量間不存在共線性,處理回歸模型時不需要剔除變量。

      表4.13 模型一、二的多重共線性診斷

      模型一 共線性統計 模型二 共線性統計
      VIF 容差 VIF 容差
      LEV 1 1 LEV 1.11 0.899372
      Mean VIF 1 VATR 1.23 0.810457
      GRMR 1.16 0.863467
      Mean VIF 1.17

      表4.14 模型三的多重共線性診斷

      TP 1 2 3
      共線性統計 VIF 容差 VIF 容差 VIF 容差
      VATR 1.42 0.705013 1.37 0.730635 1.18 0.850379
      GRMR 1.43 0.701542 1.24 0.805145 1.11 0.901614
      LEV 1.09 0.919789 1.13 0.887362 1.11 0.897789
      Mean VIF 1.31 1.25 1.13

      4.5.4 回歸結果分析

      依據前面的相關分析,可以知道回歸模型中的各個變量之間存在顯著相關性且不存在多重共線性,各個變量適宜做回歸分析,因此,本文借助Stata16.0軟件構建多元回歸模型來驗證通過理論分析提出的假設。以因子分析法得出的綜合財務績效(F)為被解釋變量而構建的回歸模型的多元分析如表4.15所示。

      表4.15 以綜合財務績效為被解釋變量的多元回歸分析結果

      模型一 模型二 模型三
      VATR -5.416*** -3.323* -13.12*** -3.000*
      (1.1248) (1.4165) (3.4884) (1.2713)
      GRMR 13.24*** 16.52*** 25.64*** 9.485***
      (2.2162) (4.4367) (5.1282) (2.7474)
      LEV 0.372* 0.759*** 0.845** 1.504** 0.608**
      0.1769 (0.1743) (0.2532) (0.4701) (0.1949)
      _cons 1.854*** -10.86*** -14.49** -22.55*** -7.375**
      0.0564 (2.1652) (4.3378) (4.9692) (2.6916)
      TP 0 0 1 2 3
      N 771 771 108 207 456

      注:***、**、*分別表示 1%、5%和 10%的顯著水平,括號中的數字為雙側檢驗的t值。

      其中模型一為只有控制變量的基準模型,在此基礎上加入解釋變量VATR(增值稅稅負)、原料成本投入率(MRGR)構建新的回歸模型二,用以驗證研究假設一。模型二的回歸結果表明增值稅稅負與企業綜合績效在1%水平上顯著負相關,說明增值稅減稅顯著提升了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假說一證實成立。且GRMR(原料成本投入率)與F(企業綜合財務績效)在1%水平上顯著正相關,說明制造業企業生產原料成本投入的越多,企業財務績效越好。在減稅浪潮中,制造業企業想要有所發展,就必須利用好減稅紅利,擴大再生產,生產質量產品,才能提升財務績效水平。

      為了驗證理論分析的假說二,本文在模型三中引入TP(企業類型),分別從低技術企業(TP=1),中技術企業(TP=2),高技術企業(TP=3)三個維度驗證增值稅減稅對不同類型企業的影響。從模型三的回歸結果中可以看出,低、中、高類型企業的增值稅稅負對綜合績效的影響系數都顯著為負,但是不同類型企業的顯著性不同,其中中技術類型制造業對增值稅稅負最敏感,低技術類型企業其次,高技術類型企業最不敏感,這說明了新一輪減稅對不同類型制造業的影響不同,對中技術類型企業積極影響較為顯著,假說二證實成立。而對于高技術制造業企業,增值稅減稅帶來的積極影響較為有限。并且不同類型企業的GRMR(原料成本投入率)與綜合財務績效的影響顯著性相同,但顯著性系數不同,中技術類型企業最高,低技術類型企業其次,高技術類型企業最低,這說明當三個類型企業投入相同的生產原料成本時,中技術類型制造業企業的財務績效提升較為明顯。

      第5章 研究結論、建議及展望

      5.1 研究結論

      新一輪增值稅減稅是國家經濟政策的重要改革,它對每個行業的發展都將產生巨大的影響。制造業是強國之基、固國之本,是關系國家發展的重要行業,在此次減稅中,制造業行業亦是最大的收益行業,增值稅改革對制造業企業的減稅成效以及其財務績效是否有所提高是值得高度關注的。本文的主要研究方向為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影響的實證研究,理論部分參考了前輩學者的研究成果,實證部分是以2016-2018年按條件剔除后的257家制造業上市公司財務數據為樣本進行實證分析,研究結論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5.1.1 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的影響

      根據理論分析可知:在增值稅減稅以后,制造業企業的增值稅稅負極大的降低了;同時從多元線性回歸模型結果可知,增值稅稅負的回歸系數為-5.416,呈現強烈的負相關性,這說明制造業增值稅稅負的降低可以顯著提高企業財務績效。增值稅征收的稅基為制造業生產產品的銷售額,與價格密切相關從而影響企業的營業收入及利潤,當制造業企業增值稅稅率率降低以后,賬目上的應交增值稅額減少,這部分減少的稅額被企業作為擴大再生產、提升產品質量的儲備資金,制造業企業的財務績效自然會增長。

      5.1.2 增值稅減稅對不同類型制造業企業財務績效的影響

      增值稅稅負的降低會同時促進不同類型制造業企業的財務績效的提高,由于三種類型制造業企業生產的產品不同、在國民經濟中所起到的作用也不同,所以相較于高、低技術類型制造業企業,中技術類型制造業企業對增值稅稅負敏感程度更大,也即是說,增值稅減稅對中技術類型企業的財務績效的提升程度更大。其主要原因在于:觀察第二章中的企業分類可以知道,低技術類型制造業企業生產的產品與民眾息息相關,產品需求彈性低,增值稅稅負更多地轉嫁到下游企業或者消費者那里去,在增值稅減稅政策實施以后,減稅紅利也隨之較多的由下游企業或消費者享受,因此對增值稅減稅不敏感;而高技術類型制造業企業生產的產品相對壟斷性更強,而增值稅稅負也更多的轉嫁到下游企業或消費者那里,因而對增值稅減稅政策也不敏感。而中技術類型制造業企業增值稅稅負轉嫁較為困難,承擔的增值稅稅收成本較多,對增值稅減稅政策較為敏感,因此在增值稅減稅政策實施以后,能享受到的減稅紅利也較多。

      5.2 政策性建議

      制造業的轉型升級是我國經濟轉型中的重要步驟,通過分析已有的增值稅減稅對制制造業企業績效的影響,不僅有助于認識到我國制造業的發展現狀,而且能夠為后續減稅政策的制定提供建議?;谇拔膶χ圃鞓I企業績效的增值稅減稅效應的理論與實證分析,提出以下幾點建議。

      5.2.1 加大增值稅減稅力度

      作為實體經濟的主體,制造業的轉型升級是實現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點和關鍵。近年來一系列增值稅減稅政策切實減輕了我國制造業企業的稅收負擔,促進了制造業的轉型升級。然而,在制造業企業的實際運營中,其所收獲的減稅紅利卻會受到多重因素的影響而減少。一方面,在全球經濟下行的大背景下,大部分制造業企業在國內和國際市場上的銷售會受到影響,產品銷量的下降則會向前傳導至企業的成本、利潤,而由于大部分制造業企業存在固定成本不變、人力成本上升的問題,這會降低制造業企業的減稅獲得感,不利于企業的進一步發展。另一方面,近年來多次的增值稅減稅政策針對的是前兩檔增值稅稅率,未涉及6%的增值稅稅率,未形成全鏈條的增值稅減稅現狀,這也會影響到制造業的減稅收益。由于我國的增值稅制度實施的是“購進扣稅法”,企業當期的應納增值稅稅額為當期銷項稅額與進項稅額的差值,因此,各行業的增值稅稅負也會受到其從其他行業購進項目可抵扣稅額的影響。增值稅基本稅率的下調在降低制造業企業當期的銷量稅額的同時也會減少適用6%稅率檔次的現代服務業等行業的進項稅額,增加其增值稅負擔。相關企業也會通過上漲產品或服務價格的方式將這部分稅收負擔轉移到制造業,進而弱化了制造業行業的增值稅減稅收益。

      因此,建議繼續加大增值稅的減稅力度,助力制造業企業輕裝前行。第一,簡并現行增值稅低稅率,降低增值稅稅率檔次。我國增值稅制度在經歷了2017年的稅率檔次合并以及多次改革后,仍存在13%、9%以及6%三檔稅率。通過進一步將9%和6%的兩檔稅率合并至6%,不僅有利于增值稅中性效應的發揮,降低了資源配置的扭曲程度,而且可以降低適用9%稅率的行業的增值稅稅負,減輕其運營成本,進而降低制造業行業的購進項目成本。第二,完善各行業增值稅稅收抵扣政策,保證全行業增值稅稅負只減不增。針對適用6%低稅率的行業可以完善增值稅加計扣除政策,通過加計扣除進行稅額的方式降低其增值稅稅負,形成增值稅的全鏈條減稅,進而避免部分行業因稅負上升將其轉嫁至制造業等其他行業,降低減稅效益。第三,完善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制度。我國將部分中小型企業認定為小規模納稅人,允許其按照3%的征收率繳納增值稅,但不允許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這一政策雖然減輕了中小型企業的增值稅稅負,但也影響了增值稅抵扣鏈條的暢通,特別是在進一步降低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認定門檻后,增值稅抵扣鏈條斷裂的問題更加嚴重。通過進一步擴展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自行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業及地域范圍,保證制造業企業的合規購進項目均可進行銷項稅額抵扣,進而降低制造業企業的增值稅稅負。

      5.2.2 實施差異化稅收優惠政策

      我國制造業行業門類齊全、規模龐大,實現制造業行業整體的轉型升級必然會要求內部各行業的結構優化,即形成以高技術類制造業為主、中低技術類制造業為輔的行業格局。而目前我國各類制造業卻面臨著不同類型的問題,制造業行業內部結構亟待優化。具體而言,高技術類制造業通常會受到資金、人才等因素的限制,因而面臨著整體規模較小、技術研發能力不足的問題;而中低技術類制造業則會因為生產方式落后、產品附加值低出現了產能過剩的問題,特別是近年來隨著人力成本的進一步提升,大部分傳統制造業陷入了發展的停滯期。因此,政府通過對不同類制造業實施差異性稅收政策有助于引導各類制造業行業的轉型、發展,進而實現從“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的轉變。

      首先,提升高技術類制造業產業規模和研發技術水平,發揮出其在制造業整體轉型升級中的“領頭羊”作用。第一,將部分科技含量高的先進制造業產品納入增值稅即征即退范圍,對超過相關銷售收入的實際增值稅稅負3%的部分進行退還,進一步降低高技術類制造業的增值稅負擔。第二,進一步提升企業研發投入稅前加計扣除比例,將目前的75%的加計扣除比例提升至100%,提升高技術類企業研發投入積極性;同時,允許企業對科研人員工資進行所得稅前加計扣除,推動企業通過高薪、股權激勵等方式引入國內外人才,夯實科研隊伍實力。第三,對從事技術研發的科研人員存在的高收入、高稅負問題,可以允許其享受類似于稿酬所得的個人所得稅稅前扣除政策,并對其所獲得的各級政府獎金予以免稅政策。

      其次,升級中低技術類制造業生產方式、提升產品附加值,推動傳統制造業行業的轉型發展。第一,對食品、飲料加工業等行業所購進的生產設備等固定資產實施進項稅額加計扣除、加速折舊等優惠政策,激勵企業積極引入、更新先進生產設備,緩解該類企業所面臨的固定成本高、人力成本不斷提升的問題,提升企業生產效率。第二,針對石油加工業、非金屬礦物加工業等行業所面臨的高能耗、高污染問題,一方面通過研發加計扣除、所得稅優惠等激勵企業自身進行研發投入,提升能源利用率;另一方面,鼓勵企業與高技術類企業、高校進行研發合作,允許企業在購進特定的生產設備時按照一定比例將投資額進行所得稅稅前抵免,降低企業升級生產方式的成本。第三,引導中低技術類制造業企業與數字經濟的融合。允許企業購進的互聯網軟件、系統進行增值稅抵扣,將企業對職工的培訓費用進行所得稅稅前全額扣除,引導中低技術類制造業企業進行智能化改造,通過大數據分析、數字化管理等先進技術來降低企業的生產運營成本。

      5.2.3 強化對制造業企業的監管

      近年來我國實施的“減稅”政策數量較多、內容繁雜,主要可以分為普惠性減稅政策和結構性性減稅政策。前者的減免對象包括全體的納稅人,比如增值稅稅率的多次下調、個人所得稅新增的六項專項附加扣除等;后者則針對的是符合特定條件的部分納稅人,比如對高新技術企業給予15%的低所得稅稅率優惠等。而我國制造業行業門類眾多,企業數量也極為龐大,不同類型、不同規模的制造業企業所享受的稅收優惠政策也會有所不同。因此,有必要通過強化對制造業企業的監管來保障國家減稅政策的落實到位,進而引導制造業實現全面轉型升級。第一,加強對能耗型制造業的監督與管理工作,引導企業走節能環保型發展道路。汽車制造業、家具制造業等能耗型制造業是我國制造業中的重要組成部分,通常存在著損耗大量自然資源、造成環境污染等問題,其轉型升級成為我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重點和難點。一方面,可以通過加大政府財政補貼力度以及給予相關企業特定的稅收優惠政策來幫助能耗型制造業企業實現技術升級,降低能耗以及環境污染;另一方面,應對于不合規的企業應給予稅務處罰措施,通過罰款、納入市場失信名單等措施來倒逼企業進行改造、升級。第二,加強對高技術類制造業企業的資質審核,避免政府財政資源的浪費。各項稅收優惠政策實際上屬于政府的一種稅收支出形式,是政府犧牲自己的稅收利益來為納稅人提供某方面的幫助。而高技術類制造業企業可以享受的稅收優惠政策往往較多,因此有必要對高技術類制造業企業的資質進行嚴格審核、備案??梢越梃b我國關于高新技術企業的認定標準,對企業的研發投入費用、核心知識產權數量、科研人員數量以及技術類產品營業收入額等進行明確規定,對符合條件的高技術類制造業企業列入專項名單,并且對各企業的各項條件實施定期檢查,剔除不合規的制造業企業。第三,做好與各類制造業企業以及相關行業協會的常態化溝通工作,及時了解企業在轉型升級中的稅負變動以及面臨的問題。大規模的減稅政策切實促進了我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但企業的實際轉型進程中會受到國際國內市場上各類因素的影響而有所不同。以汽車產業為例,隨著民眾消費觀念的升級和信息技術的不斷普及,新能源汽車、網約車等多種新生事物沖擊著傳統的汽車制造業,多家汽車企業的營業收入一度陷入負增長。而如果政府未經調查就給予新能源汽車大量的減免稅政策,必然會使很多傳統汽車產業難以及時跟進,造成汽車產業市場的混亂,阻礙汽車制造業的轉型升級。因此,在我國制造業的整體轉型過程中,應時刻關注各行業的發展現狀,全方位考慮來實施各項減免稅政策。

      5.2.4 優化納稅服務

      各項減稅政策的落地切實激發了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活力,同時也給企業帶來一系列的困擾。比如企業由于對增值稅政策的變動情況、稅收優惠政策的內容要求等未能及時、準確理解,不僅增加了征納雙方的成本,而且可能會使企業錯失轉型發展的良機。因此,在推進制造業整體轉型升級的過程中,應當充分發揮出政府優良納稅服務的“助推器”作用,為制造業企業發展打造更好的稅收營商環境。第一,樹立服務型工作工作理念,建立便捷溝通渠道。XXX報告明確提出了要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作為政府重要職能部門的稅務部門理應有所轉變。一方面,稅務工作者要不斷強化納稅服務意識,堅持以納稅人為中心;另一方面,稅務機關要與制造業企業之間建立便捷的溝通、交流渠道,將有關制造業企業的各項稅收政策及時進行通知,保證各項稅收優惠政策的紅利落實到位。第二,優化線上辦稅服務,提升稅收征管信息化水平。打破各部門之間的信息壁壘,拓寬線上辦稅領域,實現系統一次登錄、多項操作,真正做到“讓信息多跑路、企業少跑路”,減輕企業的辦稅成本。同時,充分利用“互聯網+稅務”的線上平臺發布各項稅收優惠政策,并對納稅人的問題與建議進行及時的記錄與回復。第三,加強稅收監管工作,維護企業合法權益。一方面,充分利用“金稅三期”工程的稅收稽查功能,嚴格打擊不法分子偷逃稅款行為,維護正常市場秩序。另一方面,積極引入高技術人才,利用“區塊鏈”等新興技術強化增值稅發票的防偽功能,避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等亂象??傊?,優良的納稅服務不僅有助于政府對制造業企業信息的獲取,為后續減稅政策的實施提供依據,而且可以減輕制造業企業的辦稅成本,促使企業將更多的精力投入轉型發展。

        5.3 展望

      2019年政府進行了更大規模的減稅,制造業企業增值稅稅負下降更多,而由于數據收集的困難,本文未對2019年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的影響進行實證,但是亦可以從實證中推出,2019年實施更大力度的減稅將會更有力地促進制造業企業的發展。此外,本文的實證也有缺憾之處,未能完全地體現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的影響效果,因為從政府部門減稅政策制定、實施、到產生應有效果,會有一定的時間滯后性。同時,作為減稅受益主題的制造業企業,也會結合自身的經營狀況以及當前的經濟形勢作出不同的決策,這也會使增值稅減稅的實際效益有所延后。這也意味著,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企業績效的影響仍需要一定的反應時間來評估,在這期間,政府應該通過稅收減免、優化營商環境等多項措施來制造業企業發展創造一個良性的發展環境,推進我國制造業的轉型發展。

        參考文獻

       引文文獻

      [1]王志揚.消費型稅種減稅的經濟增長影響:一個模型分析[J].財政研究,2012(07):34-37

      [2]中國人民銀行南昌中心支行國庫處課題組,樊勇.減稅降費政策效果分析——以江西省為例[J].金融與經濟,2019(12):95-98

      [3]劉磊,張永強.增值稅減稅政策對宏觀經濟的影響——基于可計算一般均衡模型的分析[J].財政研究,2019(08):99-110

      [4]曹東坡,黃志軍.結構性減稅是否有助于扭轉國內企業投資的結構性偏向[J].稅務與經濟,2019(03):95-102

      閱讀型文獻

      [1]孫正.流轉稅改革促進了產業結構演進升級嗎?——基于“營改增”視角的PVAR模型分析[J].財經研究,2017,43(02):70-84

      [2]孫正.“營改增”視角下流轉稅改革優化了產業結構嗎?[J].中國軟科學,2016(12):37-50

      [3]孫正.稅收增長:是經濟效應,抑或是貨幣效應[J].稅務研究,2017(07):94-100.

      [4]胡怡建,田志偉.我國“營改增”的財政經濟效應[J].稅務研究,2014(01):38-43

       后記

      兩年的碩士研究生生活即將結束,這也意味著我將結束學生時代。在學校讀書的日子里,我不僅學習到了大量的專業知識,也學會了如何為人處世,這都會對我未來的人生道路產生重要影響。

      首先,我要表達對我的導師誠摯的謝意。在我的兩年學習時光中,我的導師傳授給了我大量的專業知識,提高了我的專業素養,為我未來的工作奠定了基礎。特別是在畢業論文的寫作過程中,導師總能在我迷茫與困惑時第一時間給予我幫助。從論文的選題、論文提綱到最后的定稿,導師一直認真、細致進行指導,在我遇到寫作困難時,給我提供多方位的思路借鑒;在我寫作懈怠時,及時對我進行督促、指導。導師用她深厚的學術功底、嚴謹的科研態度指導我完成了論文的寫作,也培養了我認真細心、獨立思考的能力,這將使我受益終身。再次感謝導師對我指導與關懷!

      其次,我要感謝我的研究生同學們。在研究生學習階段,我們一起參加集體活動,一起進行學術探討,讓我的研究生學習生活變得豐富多彩,成為我人生中寶貴的記憶。特別要感謝我的室友們,感謝他們在日常生活以及學習中對我的幫助!

      最后,我要感謝我的父母,是他們用無私的愛陪伴著我的成長,給我創造了良好的學習環境,也給予了我不斷向前、追逐夢想的動力。

      在校生涯即將畫下句號,但前進的步伐不曾停止。在未來的人生道路上,我將繼續以導師、同學、家人為榜樣,不斷努力、不斷學習,成就更好的自己!

      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財務績效的影響研究

      增值稅減稅對制造業財務績效的影響研究

      VIP月卡免費
      VIP年會員免費
      價格 ¥9.90 發布時間 2023年10月23日
      已付費?登錄刷新
      下載提示:

      1、如文檔侵犯商業秘密、侵犯著作權、侵犯人身權等,請點擊“文章版權申述”(推薦),也可以打舉報電話:18735597641(電話支持時間:9:00-18:30)。

      2、網站文檔一經付費(服務費),不意味著購買了該文檔的版權,僅供個人/單位學習、研究之用,不得用于商業用途,未經授權,嚴禁復制、發行、匯編、翻譯或者網絡傳播等,侵權必究。

      3、本站所有內容均由合作方或網友投稿,本站不對文檔的完整性、權威性及其觀點立場正確性做任何保證或承諾!文檔內容僅供研究參考,付費前請自行鑒別。如您付費,意味著您自己接受本站規則且自行承擔風險,本站不退款、不進行額外附加服務。

      原創文章,作者:1158,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m.benfu7.cn/chachong/141063.html,

      (0)
      上一篇 2023年5月17日
      下一篇 2023年5月19日

      相關推薦

      My title page contents 娇妻被生人粗大猛烈进出高潮|偷窥中国女人妇检2|欧美日韩中文亚洲精品视频|农村男女在野外野战hd

      <var id="z7hpn"></var>

      <nobr id="z7hpn"></nobr>

      <th id="z7hpn"><big id="z7hpn"><menuitem id="z7hpn"></menuitem></big></th>
      <video id="z7hpn"><big id="z7hpn"><menuitem id="z7hpn"></menuitem></big></video><video id="z7hpn"><mark id="z7hpn"><font id="z7hpn"></font></mark></video>

      <b id="z7hpn"></b>

      <video id="z7hpn"><mark id="z7hpn"></mark></video>
        <th id="z7hpn"><meter id="z7hpn"><sub id="z7hpn"></sub></meter></th>

          ? ? ?